龙吟剑道

liabcdli 发表于 2018-5-23 07:48:18
龙吟剑道-1.jpg </img>


“宛儿,你还是想要将来称霸天下么?”

一个胡须发白的老者站在一个石洞的前面,朝着石洞中充满慈祥地问道。如果有外人,一定会以为老者是在莫名其妙地地自言自语。因为,他面前只是一个石洞,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但是,石洞之中,却传来清脆的声音。

“父亲,这个念想是我一生的梦想。现在和将来我都不会放弃,我就是想做一个武则天那样的女人,一统天下,开疆扩土,让华夏更加强盛。”

一个身影出现在石洞的门口。

步履轻盈,秀发飘逸,脸上挂着开心的微笑。

只是,她只是走到了石洞的门口站住。而且,她也只能是走到了洞口。

“宛儿,每个人从出生开始,都必须面对现实。从你出生在扩月山第一天开始,你面对的现实就注定是要守护在这里,这是你的职责,也是你的命。”

老者说话依旧慈祥,可是却是异常的坚定。

宛儿呵呵笑了笑,一脸无辜地看着老者。

“父亲,我可不相信这就是我的命。即便是这真的就是我的命,我也要改变,”宛儿态度坚决地说道。

“命是不可以改变的,”老者说道。

“那我的母亲呢?她离你去,岂不是改变了自己的命?”

老者眉头皱了皱眉,无可奈何地看了看宛儿,然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继而转身飞驰而去。

远远地,宛儿听到了父亲隔着远空传来的一句话:“以后不要和我说到那个贱女人,她会遭到报应的,抛夫弃子,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

宛儿看着消失不见的父亲的背影,嘴角依然挂着微笑。

但是,这时候的微笑已经是那么的难以琢磨。

......

......

扩月山,在华夏神州的最北端。虽然是现代化的社会,经济的发达已经是到了古人绝对难以想象的程度。但是在这里,依旧是远古时候的样子,一年的时间里,甚至是几十年几百年的时间里,根本看不到一个人影。

世上的人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个所在。

这里依旧是远古洪荒的时代。

这里只有老者和他的两个徒弟,当然还有那个已经在石洞之中关闭了六年的宛儿。

更准确点说,还有另外一个人知道这个世外桃源的存在,不过那个人在宛儿十二岁那年已经悄无声息地从扩月山消失,留下了一个字条:“我去还俗。”

老者名叫青虎,如果想知道他的年龄......,如今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生命存在了多少年。但是有一点他清楚地记得,当年按照仙宗的旨意来到了了这个星球,那时候这个星球上的人没有如今这样多,互相之间争斗的手段也不过是铁器之间的碰撞。可如今,却已经是万里之外可以取人性命。这种本事,即便是仙宗也未必能够做到。

但是,有一点青虎很清楚,只要是魔族的魔音大人从扩月山下出来,眼下的整个星球,也都必定是魔族的世界。

人类,绝对是斗不过星月大陆来的魔族,这一点,青虎很是坚信。

所以,他必须牺牲自己,绝对不能够让魔音大人从扩月山下出来。一旦魔音大人从扩月山出来,不但是仙族恐怕要迎来灭顶之灾,人类更是首当其冲。

青虎是仙族大长老。

三万年之前,星月大陆之上,魔族和仙族之间发生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战争。原本,魔族已经是占据了上风,仙族几乎就要被征服。但是,仙族的统领仙宗铁木耳邀约魔音大人去了玉芝山,说是要谈谈投降的事宜。

魔族的各大长老,坚决不同意魔音大人前往。何况,对方还提出要魔音大人之身前往。

眼看着是手下败将,提出这样的条件,已经是相当苛刻。而且,魔族长老们怀疑,这是仙族设置的陷阱。

“只要是再过几年,我们绝对可以最彻底战胜仙族。”

这几乎是魔族长老的异口同声。

但是,魔音大人却认为,仙族已经是穷途末路,举手投降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结果,魔音大人一去不回,被仙族用‘散骨迷人液’迷醉,然后流放到了地球之上,压在了扩月山之下。

魔族转眼之间兵败如山倒,不但是攻占的仙族领地被重新夺回,自己的地盘也拱手相让。

这些都是后来发生的事情,青虎也都不知道了。不过,他可以预感到。

那些已经不是他该考虑的事情,青虎的职责就是守护着扩月山。

这是他的命。

作为仙族的一员必须面对的命。

肖飞扬是青虎的两个徒弟之一,是青虎从华夏都城的一个小巷子里找到的。

找到肖飞扬的时候,肖飞扬已经十六岁,是街头的一个小混混。肖飞扬不是都城的人,按照华夏人的说法,那叫北漂。只是,人家一般的北漂都是带着一身的才艺,希望在都城混出一个模样来。可是肖飞扬却并没有什么才艺,他甚至是不想搞什么北漂,他是身不由已。七岁那年,母亲就带着他来到都城。原因很简单,肖飞扬的父亲就是带着一个女人跑到了都城,母亲想找到父亲,不是想再续前缘,只是想搞清楚,自己的男人为什么会这样轻易地就丢下自己的儿子,跟着别的女人跑掉。

结果,十年过去,偌大的都城,母子俩根本不知道父亲在哪里。而肖飞扬却渐渐长大,母亲除了能够赚取娘俩每日的生活费,再没有多余的钱,肖飞扬也自然是没有机会上学。

所以,肖飞扬所掌握的知识,也都是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母亲亲自传授的。

所以,肖飞扬慢慢就成了街头的一个小混混,每天的工作只是让租住地周围的邻居提心吊胆。

大家都担心自己的孩子被肖飞扬影响,成为小混混,更担心这个整天游手好闲的小混混把他们的孩子揍扁。但是他们的这种想法其实很错误。自古以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肖飞扬更多的时候面对的是成帮结队的邻家孩子,所以更多的时候是肖飞扬被揍扁。

肖飞扬就是再一次次的被揍扁的过程中慢慢长大。而且,每一次被揍扁,肖飞扬都能够倔强地爬起来。

青虎看到肖飞扬的时候,看到他十六岁的他被揍扁之后爬起来,竟然还能够朝着那些得意的家伙嘿嘿笑。

青虎喜欢这样有个性的年轻人,所以也不经过肖飞扬的同意,更不告诉肖飞扬的母亲就把肖飞扬带回扩月山。

这一年,肖飞扬十六岁。

十六岁,已经不是小孩子,在更遥远的古代,甚至是现代的某些民族,都可以娶妻生子了,所以,这时候的肖飞扬绝对不是小孩子。

他已经是一个懂事的年轻人。

何况,穷人家的孩子,历来都是更早懂得人间世故。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我想让你成为我的女婿。”

青虎回答的很直接,这也是他的真正意图。

青虎疼爱自己的女儿,所以让她读遍了几乎整个星球的书籍。也正是因为这样,遗传了青虎豪气的宛儿,忽然之间萌生了掌控世界的念头,这是青虎所意想不到的。

十岁的女孩子,竟然有这样的豪气,这或许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青虎却高兴不起来,他担心唯一的女儿突然之间选择离开。

尽管青虎心里清楚,如果他不同意,宛儿是没办法走出扩月山的。

那个留下‘我去还俗’四个字然后消失的女人,如果不是青虎因为太过于爱恋而忘乎所以,说出了扩月山唯一的法门,她也是没法走掉的。

但是,青虎也并不想永远这样把宛儿幽禁在石洞之中。毕竟,那是他的亲生女儿。

所以,青虎才决定给宛儿找一个小伙伴。

爱情,会慢慢融化掉宛儿那些莫名其妙的奇思妙想的。

“我要母亲,”肖飞扬态度坚决。

然后,肖飞扬飞奔而去。

不过,十几天后,肖飞扬去而复返。扩月山,对他来说就是一个迷宫,不管走了多久,都似乎在原地踏步。

这时候的肖飞扬,还不清楚这就是仙宗设置的封印——天印。

天印,是只有修练到了灵光境之后才可以设置的一种禁制。

青虎坐在自己的小屋前,乐呵呵地看着肖飞扬:“如果你能够修行到我这种境界,我随便你出去。”

肖飞扬看着青虎:“不许反悔。”

青虎点点头。

于是,每天,肖飞扬都要到那个石洞前和宛儿说话,即便是宛儿不说话,他也必须站在那里三个小时。然后,开始背诵青虎口授的《逆天洗髓经法》。

转眼六年过去,肖飞扬不但按照青虎的要求熟记《逆天洗髓经法》,而且,已经是洗髓成功,还掌握了青虎传授的一套仙族剑法——擎天十剑。

原本,这已经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修行速度。

然而,他的师弟,赵小蛮,这时候已经是开始修行灵目境。

赵小蛮是青虎用同样的手段弄来的徒弟。

只是,这个赵小蛮和肖飞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在都城,家世辉煌,父亲赵之洞掌握着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所以,赵小蛮十七岁的时候已经是华夏最知名的燕京大学的高材生。

不过,他也只是刚刚拿到了燕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就来到了扩月山。

能够进入燕京大学,除了强大的家族背景,赵小蛮的智商还是不可以低估的,这也是青虎最终选择他的原因。

一个是小混混,一个是高材生,青虎可算是为了女儿煞费苦心。两种道路上的人,自然是两种生活情调两种口味。

青虎希望宛儿能够喜欢其中的一种。

设计的很是完美,可惜,到了如今,两个年轻人,也似乎都还没有和宛儿有什么感情上的进步。

但是,同时读书人,宛儿似乎更愿意和赵小蛮说话。

这也就不错了,是一个不错的开局,青虎自然高兴。自然对赵小蛮刮目相看,再加上赵小蛮很具有修行的底蕴,他进步快自然也就不足为奇。

在心中,青虎已经是把赵小蛮当做了首选的女婿!

............

宛儿是仙体。虽然不是完仙,但是半人半仙已经是冠绝人寰。

更不可思议的是,宛儿从出生的第一天起,身体就有着与生俱来的一种征服男人的奇香。

这样一个女人,放眼凡世,几乎没有,至少,现代社会找不到。

所以,赵小蛮喜欢上宛儿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肖飞扬自然也不能例外。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况还是一个全身散发着香气的美女。

只是,肖飞扬拙嘴笨腮,赵小蛮口齿伶俐,宛儿更愿意和赵小蛮说话。

这日,肖飞扬按照师父的要求,早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和宛儿说话。

在石洞口站了一个多小时,说了很多的话,宛儿只是说了一句。

“肖飞扬,你不觉得自己很烦么?”

肖飞扬也觉得自己很烦。

宛儿从来对他都是不理不睬,在这里,他就像是一个傻瓜,宛儿根本对他没有任何的好感。

六年的时光就这样走过来,他从一个多言多语的混混变成了少言寡语的青年。

但,就是因为每天都木桩一样地来这儿,竟然对宛儿有了很深的情意。

只是,他没有表达。

因为,他知道,即使他表达了,宛儿也不会理会。

男女之间,有时候是不需要言语就可以达到某种默契的,尤其是情爱这种事情。

但是,肖飞扬依旧没有走开。师父规定是每次要在这里三个小时,他必须做到。

不远处,赵小蛮一路哼着小曲儿走过来。

这个时间原本是属于肖飞扬的时间,而赵小蛮应该是下午来陪宛儿说话。

这是青虎的规定。不过,这个规定随着青虎对赵小蛮的好感和认可度提高而改变。

赵小蛮可以随时过来陪着宛儿,只要是宛儿开心就好。

只要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不感到寂寞就好,只要是能够让宛儿开心,忘掉要逃离的那个念想就好。

这就是青虎给宛儿找来小伙伴的目的。

听到赵小蛮的声音,沉默的石洞内传出了宛儿轻快的声音:“你来了。”

这种甜甜的声音,肖飞扬半年里都没有听到过。

在心中,肖飞扬的心情猛然沉落。

他不敢肯定宛儿喜欢上赵小蛮。但是,他可以肯定,在宛儿的心中,自己是比不上赵小蛮的,这一点他很肯定。

赵小蛮的眼神扫过肖飞扬。

一股阴冷的寒风从肖飞扬的额头划过。

这是赵小蛮在炫耀,虽然只是灵目境的初期,但是已经具有了了不起的神识刀。

灵目境巅峰,神识刀甚至可以杀掉任何的肉体凡胎。

肖飞扬已经洗髓成功,所以对于赵小蛮发出的神识刀,根本不屑一顾。

即便是,赵小蛮灵目修行达到巅峰,肖飞扬也自信赵小蛮伤不了自己,擎天十剑已经小有火候,任何一剑都足以化掉赵小蛮的神识刀。

所以,即便是感觉到赵小蛮发出了神识刀,肖飞扬也佯作不知,嘿嘿笑着看着自己的这个师弟。

“你来了。”

赵小蛮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

傲慢,一直存在赵小蛮的骨子里。他看不起这个出身贫寒的小混混师兄,所以也只是点点头。

石洞入口,宛儿款款而出。

肖飞扬的心冷到了极点。

六年的时间里,宛儿主动走出来和自己说话,在记忆之中也不过三次。而赵小蛮刚一出现,她就走出来,肖飞扬都想哭。

但是,他没有哭,而是微笑注视着这个自己难得一见的美女。

宛儿的美绝对是倾国倾城。

宛儿目光不屑一顾地看着肖飞扬:“你还不走?”

肖飞扬笑笑,尽管心里不痛快,可是这个笑还是很柔和的:“师妹,师父吩咐过,我必须在这三个小时,所以我不能够离开。”

“你难道就是一个哈巴狗?”

旁边,传来赵小蛮阴阴的笑声,笑声之中充满了傲慢和轻蔑。

“师兄,这儿有我,你去吧,师父不会责怪你的。”

“我只听师父的。”

宛儿嘿嘿冷笑:“肖飞扬,你如果再赖在这里不走,你信不信我爸会杀了你。”

宛儿手里多了一把弯刀。

肖飞扬先前并没有见过这把弯刀,但是师父青虎说过,这是在宛儿出生的时候青虎给的一把龙角弯刀,是青虎用杀掉的一个魔族的恶龙的龙角做的。

这把龙角弯刀魔力强大,尽管没有炼化,但已经是可以百米之外取人性命。

如今宛儿手里拿着这把龙角弯刀放在她的白白的脖颈上。

这是威胁。

如果肖飞扬不肯离开,她就自刎,

肖飞扬绝对不相信宛儿会那么做。

但是,他没有胆量去用事实证明自己的判断。

万一呢?即便是宛儿不弄出人命,即便是流出一点鲜血,青虎也不会饶过自己。

自己的女儿再蛮不讲理,也终究是父女,亲情大于天,这个道理肖飞扬还是很清楚的。

“我走。”

“小蛮,我让你做的事情进展的如何了?”

宛儿两眼含情地注视着赵小蛮,那眼神足以融化任何坚固的冰山。

何况,赵小蛮原本就已经是被眼前的这个小美女融化的没有一丝的坚硬了。

赵小蛮靠近石洞。

如果是可以,这一刻他早已经跳过去抱住这个小美女。

可惜,石洞是被青虎设置了禁制,他如今的修为,绝对没有办法破除这个禁制。

但是,更近一点,就更能够感受到宛儿近在咫尺的那种快乐。

赵小蛮这才朝着宛儿点点头,显出十分殷勤的嘴脸:“宛儿吩咐的事情,我自然是要竭心尽力的。”

宛儿心花怒放,几乎要跳起来:“你别跟我耍你的嘴皮子好不好,你倒是快点说说,找到天印的法门没有?”

赵小蛮满脸得意,其实不用说,也知道答案。

第二天,肖飞扬照例来到石洞前。

然后,肖飞扬大叫起来。

宛儿竟然不在石洞内。

石洞的禁制已经大开。

宛儿走了,像她的母亲一样,悄无声息地走掉。

跟着消失的,还有赵小蛮。

两个人带走的,还有青虎的一些宝贝......。

青虎顿足捶胸,他太过于相信赵小蛮了,以为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家伙会真的守护在扩月山,所以才毫不在意地说出了天印的法门。

但一切都为时已晚,这个时候,宛儿和赵小蛮已经是踏上了凡人的土地,扎入茫茫人海之中。

青虎完全可以到凡世上把他们找到。

但是,他不能。

茫茫人海,要找一个人是绝对不容易的,尽管他的修为强大,具有强大的神识。但是,神识也只能够是扫视方圆百里的范围,基本上也是大海捞针一样艰难。

况且,为了私心,他已经两次离开扩月山,两次违背了仙族的旨意,他绝对不可以再次做出这样的事情。

守护扩月上,看护着魔族大人,这是他的职责,这个职责比一切都重要。

但是,宛儿的离开,让他心神不宁。

那个‘我要还俗’的女人离开,他并没有太多的难过,只是恼恨。

而现在,他是担心,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担心。

作为父亲,他有责任保护自己的女儿周全。

所以,必须找一个人去保护宛儿。

“肖飞扬,其实,我一直都在犯一个错误,太过于相信别人,”青虎声音低沉地说道。

这算是检讨,但他也真的是应该检讨,相信了那个女人,又再一次相信了赵小蛮。

肖飞扬坐在师父的旁边,这时候,青虎已经不是师父,而是一个需要安慰的老人。

“师父,其实,你并没有什么错误,人和人之间,只有互相交心互相坦诚才能够和谐共处。”

青虎抬起头。

他完全没有想到肖飞扬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一个当年的街头小混混,竟然比燕京大学的高材生更懂得做人的道理。

尽管,青虎并不是凡人。

但,人族和仙族,原本就是同气连枝的。

就在此刻,青虎做出了一个决定。而且,他也只能是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

让肖飞扬走出扩月山。

“肖飞扬,我要放你下山。”

肖飞扬吃惊地看着青虎:“师父,我还没有修行到您的境界,这是我们当初的约定,所以,我还要留在你的身边。”

青虎叹了一口气。

很欣慰,当初如果不把赵小蛮带上山,如果当初不为宛儿准备一个备胎,一切,或许都不会发生。

但是,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后悔是绝对没有用的,只能是面对。

青虎再次叹了口气。

“宛儿太幼稚了,打小就没有在凡世生活,我担心他吃亏。尤其是赵小蛮,太过于阴险,他会利用宛儿。所以,我希望你去帮宛儿,最好能够把她带回来。”

肖飞扬默默地看着青虎。

他搞不清楚,青虎为什么这样担心赵小蛮会利用宛儿。

赵小蛮喜欢宛儿,这是事实,他会利用她?

有些匪夷所思。

但是,青虎没有解释,肖飞扬也没有问,只是点点头。

“师父既然希望我下山,那我就听您的吩咐。”

“好徒儿,从这一刻起,我就把宛儿许配给你了,她就是你的妻子,你一定要保护好她。”

说完,青虎手指一抖,掌心中间多了一枚闪闪发光的金手镯。

“肖飞扬,这是我来扩月上的时候,仙族大长老赐给我的,到了十万火急的时候,只要你大声呼叫‘仙族尊者’,连叫两声,仙族尊者就会听你差遣,你务必要保管好。还有,金手镯之中,我给你准备了足够的凡世使用的黄金,你的生活是不需要担心的。”

还有......。

“师父,我拿走了金手镯,万一魔族大人出来之后,你应付不了怎么办?”

“没关系,扩月山开启至少还需要七十年的时光,到那个时候,我相信你已经把金手镯送回到我的手上。”

肖飞扬满眼泪光。

这种信任,比什么都重要。

七十年,就这样定了.

我一定要在七十年内赶回来。

不管找不找到宛儿!

本文来自小说《龙吟剑道》第一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我的书架》。

更多免费小说 点击《小说频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 023--68631081
  • 公司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奥体中心9号门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