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狂尊

北京户外 发表于 2018-5-22 17:52:17
第一章恨意冲天

“步天,你偷天元门镇派之宝,该死至极!”

“步天,你妄图侮辱当代圣女,胆大包天!”

“步天,你谋划勾结其他门派,狼子野心!”

...........

“步天罪当处死,但念在年幼无知,处以阉割之刑,关押血狱!”

“步家教子无方,剥夺步沧桑天元门大长老之位,囚禁于后山,永世不得出山!”

“步家意图谋反,罪无可恕,所有步家嫡系弟子全部斩杀,其余庶出、仆人、妇孺永世为奴!”

...........

“没有丹田亦可以修炼,丹田为小,肉身为大,只要有大毅力,肉身即为丹田!这是《天魔炼体诀》,它是为你而存在的。”

“这是《剑道真解》,乃当世所有剑法合集注解大全,务必认真参悟,一旦修炼有成,必能万剑齐发、剑破虚空,白日飞升!”

...........

“一百年,哈哈.....修炼成功了!《剑道真解》终于悟了!天元门!方家!我步天定要屠尽天元门人千千万,血流不止气冲天!为我步家满门报仇雪恨!”

“方晚晴,今天就是你天元门十万子弟也无法阻止我杀你的决心!纳命来吧!”

“嘶!”

“嘶!”

“嘶!”

“竟然是传说中的万剑齐发?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修炼到这种境界?”

...........

“怎么回事?老子不甘心!天罚之剑!为什么?一百年的苦修,竟然抵不过天罚一击!老子不甘心,方晚晴,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

..........

“方晚晴!”

混乱的声音、纷杂的画面,在脑海中不断的交错纠缠,少年一声厉吼,整个人已经从那冰冷潮湿的地面座起来。

少年面色苍白,满脸冷汗,略显稚嫩的脸上全是惊恐的神色。

双目无神,嘴唇颤抖!

“这是....这是梦境吗?”步天喃喃自语,随即朝着四周看去。

金属的牢笼,恶臭的草褥,冰冷的寒气……

难道......

真的是地牢?

为什么这么熟悉?

与此同时,步天彻底清醒过来,脑海中的记忆仿佛是洪水决堤一般快速闪过。

自己名步天,名字是爷爷步沧桑起的,意为一步登天的意思。

自己是爷爷唯一指定的步家下一代家主继承人!

不但如此,自己武学天赋十分出众,年仅十六岁,已经修炼到了化气境六层,是天元门第一天才。

而自己之所以被关在这地牢里是因为他被陷害了。

陷害自己的人是方晚晴,也就是天元门掌教方远山的女儿。

方晚晴比步天大上三岁,长得是貌美如花、沉鱼落雁,并且武学天赋同样惊人,且身为掌教独女。

其魅力可想而知。

整个天元门数万外门、内门弟子几乎都拿方晚晴当作梦中情人。

步天同样如此!

所以,在接到方晚晴要约会自己的消息后,他甚至连一点点的怀疑都没有,就兴冲冲的去了。

一杯桂花酒下肚,他就不省人事。

再次醒来,整个人躺在天元门的藏宝阁前,手里还拿着天元门的镇派之宝《天元诀》,除此之外,他的身旁还有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孩。

正是方晚晴!

更让步天惊恐的是,天元门的刑罚长老、二长老以及一些核心弟子全部在周围。

甚至连一句解释都没有,他就被抓住,打入了地牢。

这些都没有错,错的是,这些不都发生了吗?

接下来的事就是自己被带到大雄宝殿进行最后的审判。

审判的结果:自己被废除丹田,并且进行了侮辱的阉割刑罚,最后还被关押在整个东玄域最为恐怖的监狱之城——血狱!

想到那极为恐怖的画面,步天只觉得身子打哆嗦,汗水又一次留了下来。

“步少爷啊!现在知道害怕了?你当时要强/暴方师姐,要偷盗《天元诀》的时候不是很牛吗?别想了!审判要来了!掌教、长老还有方师姐都在大雄宝殿等着你呢!”

突然,声音响起,同时,牢房的门被打开,几个核心弟子全副武装走了进来。

“审判?”

步天脸色微微一变,终于确定了,这不是梦,这都是真实的一切。

而他重生了!

重生到了百年以前,那个悲剧开始的起点。

步天被带上手链脚链,被几个核心弟子看押着送往大雄宝殿。

这几个核心弟子,都拥有着真元境,虽然步天天赋出众,但奈何年纪小,修为弱,根本不可能逃掉。

更何况!

步天会逃走吗?

..........

一边走着,步天一边到处乱看,走在这熟悉的路上,步天终于‘梦醒了’,再世为人,就让这一切都重新来过吧!

步天低着头,咬着牙,脑海中的记忆早已经清晰的不能再清晰。

先是被审判,接着被阉割,接着被关押血狱,接着在血狱中被殴打欺负,接着遇到那个奇怪的老人,交给自己《天魔炼体诀》和《剑道真解》,并将自己诡异的送出血狱。

随后他忍辱负重修炼百年,终于成功突破到王者境,杀往天元门,举手间,数千天元门弟子灰飞烟灭,甚至连方远山等人都不是他一招之敌。

然而,就在他即将抓住方晚晴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一把巨大的剑,传说中的天罚之剑,一剑而下,步天死的不能再死!

就算是到死,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招来天罚之剑!

难道他做的是逆天之事?

步天不甘心!

“不,这一切都不会再发生!”步天将思绪捋了一便后,喃喃自语的安慰自己。

走到了天元门的大雄宝殿前,步天再一次体会到那种绝望到骨髓的痛苦。

“带罪人步天上来!”随着那威严厚实的声音,步天被带了上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步天射来。

“爷爷果然没来吗?”步天深吸一口气,眼神扫过所有人。

直到落在那个身穿白色长衫,看起来无比纯洁,无比美丽的女人身上。

方晚晴!

就是这个女人让自己家破人亡,就是这个女人让自己成为侮辱的太监,就是这个女人给自己带来无比惨痛的噩梦。

这一刻,那股恨到极致的情绪猛地用上心头。

“父亲,步天被带来了!”看着步天,方晚晴的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得意和嘲弄,对着一旁的掌教方远山道。

轻轻点头,方远山那威严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冲着步天沉声道:“步天!你偷盗镇派之宝《天元诀》,想要叛出天元门,以及妄图侮辱方晚晴,你可知罪?”

真的是这一句?

步天终于有了一些信心,低着头不说话。

见步天不开口,方远山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掌教大人,步天被关押在地牢,身体状态不好,还请掌教大人不要动怒!”

“掌教大人,步天肯定是被冤枉的,还请掌教大人明察!”

“掌教大人,还请等到家主步沧桑到场,再审判步天!”

........

开口的全是步家的人!

可惜,很快就被那些不是步家的人的声音压了过去。

与此同时,方晚晴突然走了下来,走到了步天的身前,眼神中爆射出一股怒意:“步天!你好大的狗胆!掌教问话,竟然不回答?”

步天依旧一声不吭!

与此同时,全场数百道目光都紧紧地放在步天身上。

一时间,宝殿内一片寂静。

乘着所有人都在沉默的时间,步天运转了一下丹田,想要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

然而,这么一运转,他整个人都愣了!

丹田处竟然是一把紫色的宝剑!

很小很小的宝剑,但却清晰无比,闪着那紫色的光晕,悬浮在丹田中间。

这把宝剑他认识!

这是天罚之剑,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丹田里?

还没等他思考清楚,一个如同来自古老洪荒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九转剑魂!不死不灭!九色齐聚!一剑虚空!”

九剑?

九色?

步天有些蒙顿,这不是所谓的天罚之剑,而是什么九剑?

一时间,步天有些复杂的感觉。

如果不是这所谓的九剑,自己也不会在最后一刻被杀死,说不定已经报仇雪恨,灭了天元门,杀了方晚晴。

但如果不是这九剑,自己也不会重生!

步天深吸一口气,心头喜悦,这九剑绝对是好东西,这一世绝对能够堂堂正正的活着。

并且扭转局面,让悲剧不再发生!

“步天,掌教问话,竟然如此态度,你是不是真以为自己是步家人,就可以无视掌教,无视整个天元门!”

方晚晴的声音将步天拉回现实。

步天多想此时此刻突然动手,一下子将这个可恶的女人杀死!

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

强忍着那股彻骨的恨意,步天哼了一声:

“好大的威风,方晚晴,我步天行的端,做的正!”

“我有没有拿《天元诀》,有没有叛徒之心,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你方晚晴最为清楚!”

“想要杀我,想要将我步家唯一的嫡系血脉灭掉,想要防止功高震主的情况出现,直接动手就好了!”

“找这么多借口,如此的虚伪,让人恶心!”

步天的一番话,让所有人脸色大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023--68631081
  • 公司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奥体中心9号门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