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剑魔

笑看风云 发表于 2017-12-8 08:03:56
1dca0006532c0378b82a </img>


雪漫大陆,白月国,天风城。

十六岁的江余,在仆人的搀扶下,蹒跚着走进剑园。时值冬日,雪盖大地,剑园也不例外。脚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随着江余一步一步的踏入剑园,脑后也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什么呀,一个快瞎的人也来选剑,当这里是菜市场么?”

“就是,选了剑也只是浪费罢了。”

议论之声很大,江余听得真真切切。

江余,天风城江家庶子。远在五年前,他还是江家一等一的天才少年,而就在他锋芒毕露之时,害了一场大病。这一场大病直接导致他丹田无法集气,体质也日渐变弱,以至于都无法长久走路,而更可怕的是,双眼的视力急剧下降,便是站在自己身前三尺之内的人,若是不动,他也是看不到的。

江家是天风城,乃至于白月国都有名的以剑道为长的家族。江家家规,年满十六岁的江家后生晚辈,可到江家的剑园挑选一把宝剑,作为自己的武器。如今江余年满十六,便来这里挑选属于自己的宝剑。

“站住!”江余方才进剑园没走多远,就被三个江家子弟给拦住,为首一人,正是二十二岁的江岳,剑园的副总管。今天正好是他当值。

“瞎子,你来这里做什么?”江岳毫不客气的问道。江余近乎盲了的事情几乎尽人皆知,而瞎子这个称呼,也逐渐成了这些他的代号。

“自然是取剑。”江余很是淡然的说道。病重五年来,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什么样的恶人恶事,他没有见过。什么样的恶言恶语他没有听过?对江岳这种人,他见得多了,若每一个都生气,恐怕他早就气死了,便也活不到今天。

“取剑?你一个瞎子要剑做什么?快滚,别在这里捣乱!”江岳摆了摆手,示意身边两个人,将江余赶出去。

江余不为所动,道:“江家的家规只说年满十六,便可以来这里寻一柄剑为己用。可有说目盲之人不能取剑?”

“废话少说,直接丢出去!”江岳有些不耐烦的催促自己手下两人。就在这时,搀扶江余的那个仆人开口道:“谁敢!”

那仆人一张口,反倒让江岳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就见那仆人虽是一身男装,却难掩一身秀气,便知他是女扮男装。江岳挠了挠头,道:“你就是那个叫小若的?”

小若并未理他,而是正色道:“我家少主虽然体弱,但依旧是少主,你们以下犯上,信不信我告到惩戒院去!”

江家是天风城的望族,家规极严。等级也是十分的分明。长辈的等级划分不论。单说后辈的等级。嫡出的公子,未来要继承族长之位,自然是最高的第一等。而庶出的公子,资质好的,修为高的,为第二等。资质略差,修为较低的庶出公子,为第三等。数年前江余还是第二等,如今他只能算第三等。但即便是第三等,也要比江岳的等级高一些。因为江岳不过是江家的下人之子,以家规论,他见到江余还要行礼。

规矩是这样没错,但所谓县官不如现管,江家类似江余这样的庶子没有一百也有几十,有实力的还好说了,似江余这样的废人,根本还比不上一个剑园的副总管。

听得小若这般威胁,江岳冷笑,正欲发作,身侧之人低声道:“大人,他就是要一把剑而已,随便让他挑一把烂剑打发了就是。惩戒院的那几个老家伙对咱们剑园本来就不满,真的让他们要告过去的话,搞不好他们会借机小题大做,找咱们的麻烦,不值得。”

江岳闻言,点点头,摆了摆手,对江余和柳若道:“算了,我不和你们一般计较,你们进去快去快回。我可没时间和你们耗。”

江余在柳若的搀扶下,向着剑园的深处而行。

“这些人真是小人得志。”小若愤愤不平的和江余说着。江余确实忽然停住脚步,道:“慎言,后面有人。”江余虽然目盲,但耳力极佳。柳若回过头去,就见果然有一个人跟了上来。

“你来做什么?”小若看着那个跟上来的人,没好气的问道。

“大人让我跟随二位取剑,二位请随我来!”那人说话时,已经走到了小若和江余的前面。小若看看江余,此时的江余眼看着正前方,茫然无神的双眼,看不出喜怒。

偌大的剑园,藏剑有数万把之多,层层叠叠,堆砌如山,至于这些剑从何而来,却无人知晓。后生晚辈到了这个园子里,只要能拔得出来的剑,便可归其所有,这边是所谓的缘分。话虽如此说,江家的人其实还是把剑园中的剑划分为了上中下三品,并且放置的位置也各不相同。

江岳这个小小的剑园副总管,就因为看守剑园,发了不小的横财。江家的后辈想要拿到一把趁手的宝剑,必然要给他许多的礼品,他才会让人去挑选上品和中品的宝剑,而至于不懂事的人,他便带着他们去下品云集的地方挑选宝剑。而今天江余被引去的地方,周遭就都是下品的宝剑。

“这都是什么啊,这能用么?”江余看不清楚,小若可是看的明白,那人引他们来的地方,宝剑倒是不少,可是零零散散,都是些废铜烂铁,别说拿着出去砍人,就是自己挥舞着估计都有危险。

“能让你们挑就知足吧,快点,我还有事呢。”那人反而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小若正欲发作,江余对她摆摆手,示意她不必如此。而此时江余竟也挣开扶着他的小若,踉踉跄跄,向前走去。他的眼前,本是一片黑白相间的雾气,若不近身,他绝看不清楚。而此时,他发现眼前不远处,银光闪闪,似有一种魔力,在召唤他前进,他努力向前走了几步,猛的一把抓住那银光闪闪的东西,瞬间便如雷殛一般,登时就昏了过去,摔倒于地。

眼见江余昏倒,小若立即过去将他扶起。而跟随他们的那人也吓了一跳,而后道:“赶快带走,别死在这里。”

“这是……”小若发觉江余虽然摔倒,可是手里却握着一把剑,可他看看那把剑,却叹了口气,那剑连剑格都没有,锈迹斑斑,形同废铁一样。她打算掰开江余的手,而后背江余离开,却发觉无论怎么用力,也掰不开江余的手。正奇怪的时候,跟随他们的那人也注意到了江余已经拿了一把剑。他打量了一下那把剑,而后道:“他这算是选定了,以后便不许再来了。知道么!”

小若见掰不开江余的手,便将江余背起,横了那人一眼,而后一步一步踏雪离开剑园。

归途正逢下雪,雪花飘零,小若想着过去种种自己和少爷被人欺负的事,悲从中来,忍不住流下泪来。她每走一段,就要停下来擦擦自己的眼泪。

小若带着江余返回江余庶子的小院后,先将江余放在木板床上,盖好被子,而后一个人出去劈柴生火煮饭去了。

小若做的一切,其实江余都是清楚的,他其实并非完全昏厥,只是手握了那把剑以后,顿感浑身刺痛,身体之中无端的多了许多凌乱的灵气,这些灵气互相冲撞,互相攻击,仿佛将他的身体变为了战场一般,导致他整个身体都无法动弹,完全无法控制。

身陷窘境,江余反而有些兴奋,因为这五年来,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气感,无论他怎么催动心法,丹田之中都没有丝毫的气。

“说不定可以……”江余立即运起了江家的心法洗剑诀,令他狂喜的是,洗剑诀竟然有效,他隐隐感觉丹田之中,有一缕灵气诞生,可惜的是,那灵气方才诞生,便立即被身体中往来冲杀的那些混乱的灵气给灭杀掉。纵是如此,江余并不放弃,连续运使洗剑诀,用了许多次,也终究抵不过体内那些混乱的灵气,最终那些灵气自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他稍一用力,醒了过来。

如同经历了梦魇一般的江余,已经浑身是汗。他握了握还在手中的那把剑,忽然感觉两股热流从眼中流出,初时他以为是泪,而很快他就意识到那是血,因为他的眼前,已经不是黑白的雾气,而是一片血幕,那血红中带黑,流了许多出去,

江余欣喜的发现,眼前虽然是一片红色,但看的东西似乎比之前要清晰了许多。他用手连忙擦去脸上的血迹,擦了许久,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完全复明了。

“这是真的!”

江余兴奋异常,用手锤了自己两下,确定这不是梦。近乎盲了的五年里,即便是做梦,眼前也是一片雾气,哪里会如同现在这般清晰。江余躺在床上,环顾四周,很好的心情也随即低落下来。这里和五年前大不一样了。关不严的门,漏掉的窗户,房角的密密麻麻的蜘蛛网,这里那里还像是一个江家庶子的卧室。也就只有他这个被江家遗弃的废人,才有这样待遇吧。

五年前,他是天之骄子,身后跟随的仆人就有数十人。后来父母意外亡故,而他也大病了一场,人去楼空,那些仆人都跑光了,到如今身边只有一个小若对他不离不弃,一直伺候照顾他。江余环顾之后,忽然发现床边竟然趴着一个女子,正甜甜的睡着。

江余仔细打量,确定了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小若,他与小若虽然是形影不离,可他是真的已经有五年没见过她了,五年前小若才十岁,如今她已到了及笄之年,相貌与过去已经大不相同,若非她身上的香草气息,江余如何敢认这便是小若。

江余的异动,惊动了小若,她抬起头看向江余,而此时江余也才能真的看清楚小若,小若已经出落成了一个水灵灵的美貌少女,虽然衣着破旧,但难掩生丽质,只是还有些许少女的青涩。一时间江余真的无法把眼前的这个陌生女子和自己印象里的小若重叠在一切。

“少爷,你的脸怎么了?”小若发现江余的脸上还有许多未擦干的血迹,大吃一惊。而她这回说出让江余熟悉的话来,江余才真的把两个影子重叠在了一起。江余推开她伸过来的手,道:“我没事。”

“少爷,你……你看得见我了?”小若冰雪聪明,平时江余的眼神是呆滞空洞,那双眼完全死了一般,而此时那双眼眸,黑色而深邃,正上下打量着自己。

“是的。”内心狂喜,但却压抑住的江余点了点头。可小若听到这消息,狂喜不已,死死的抱住江余,竟嚎啕大哭起来。

见她哭的伤心,江余轻轻抚摸着她的发丝,心中想的事情却很多。江余这五年来虽然盲了,但眼盲心却不盲。这五年的世态炎凉,反而让他这个盲眼人看清楚了许多人的真实嘴脸。谁对他雪中送炭,谁对他落井下石,他都清清楚楚。而他心中最大的怨结,就是有人在暗中害他,五年前的那场病,其实开始的时候并不大,但他从江家药堂拿了丹药服食后,反而每况愈下,病情越来越重,若非他猜到有人暗害,停止服药的话,恐怕现在早就已经死了。

“我一定要把害我的人揪出来,千刀万剐。”心中恨意满满的江余,却没有丝毫表露出来,拿出手帕给小若擦泪,低声对她道:“我复明的事,谁都不要告诉,知道么?”

小若听到江余的话,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忽然小若一跳,道:“对了,炉上还热着饭呢,今天给少爷加两个菜!”

小若出门去弄饭,留江余在房中。江余冷静下来后,想着自己复明之后的事,忽然想到自己复明绝非偶然,一切都是从自己握到了那把剑开始的。他来到床边,将那把没有剑格的剑拿起来端详。

江家子弟从小就要练剑,而江家也有铸剑的传统。故而江家之人多数都能识剑。江余于此道说不上精通,但入门的功夫总是有的。他发觉手中的这把剑,虽无剑格,剑身又锈迹斑斑,但如果褪去了那锈迹,这把剑似乎还是可以用的。

江余在床上打坐,手握那柄剑,运起洗剑诀,很快丹田内就有一屡灵气萌生,他将那灵气沿着自身经脉,导入那柄剑上。这边是洗剑诀的高明之处。江家所以能是天风城的望族,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江家的洗剑诀和剑园内的无数灵剑。江家洗剑诀配合有灵性的宝剑,可以很完美的将手中的宝剑,与自身融合,让宝剑成为自己手臂的延伸,经脉的一部分。将洗剑诀的灵气注入到剑中,灵剑便会将灵气反馈给剑主,如此反复,人剑合一,洗剑诀才算是真正的练成。

江余前前后后提炼了数十屡灵气注入那剑中,却无一反馈,那剑就如同死了一般。

“难道这是废剑?”江余很清楚,剑园之中,虽然大多数都是灵剑,但也有废剑的存在。只不过拿到废剑的概率极低,几年也不见得有一个后生晚辈拿到废剑。废剑是不能搭配洗剑诀修炼的。

“也许是我的灵气太弱了,才得不到反馈吧。”江余想起来江家既然十六岁才允许去剑园取剑,是因为十六岁的江家子弟,就算是资质平庸的,也差不多练到灵气境五重了,资质好的,练到灵气境七八重都是可能的,而天才资质的,就比如说如今江家的少族长江穆,虽长江余一岁,但如今听说他早已跨过灵气境巅峰,已是灵水境的强者。

江余在五年前,就已经灵气境三重了,五年的重病荒废,使得他的修为不进反退,现在最多只能算是灵气境一重,和初学洗剑诀的小孩子差别不大。

江余闭目修炼,一缕一缕的灵气提炼,他发觉自己这个因为重病而孱弱的身体,使得自己修炼的速度比自己小时候要慢上十多倍,如果说自己小时候是个天才的话,那现在的自己就是个庸才,而且是个大大的庸才。

“竟有这么蠢笨的人,练这样烂的功法。”一个近乎苍老的声音莫名传来,令阖目修炼的江余心头一震,不是因为别的,这句话他并非是靠耳朵听来的,而是这句话几乎是从他心中传来的。

“谁?”江余站起来厉声质问。

“你听得到我的声音?”那苍老的声音似乎比江余还惊讶万分。

“你到底是谁,怎么藏在我的心里?”江余有些不可思议,他学过的所有知识,都无法解释眼前所发生的事。

“感谢上苍,感谢帝泓大神垂怜,我终于,终于又活过来了!”那苍老的声音说了一堆让江余莫名的话,而后竟似哭泣一般。

“你究竟是谁?”待得那哭声渐渐平息,江余耐心问道。

“你带我回来的,还要问我是谁?”那声音反问。

江余猛然想起,将手边的剑抄起,道:“难道说,你就是这把剑?剑灵?!”这两个字映入江余的脑海,令江余兴奋不已。

【作者题外话】:新书上线,书群294838341,欢迎各路书友加群。

本文来自小说《绝世剑魔》第一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书架。

更多免费小说 点击《小说频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023--68631081
  • 公司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奥体中心9号门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