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世剑皇

流氓插件 发表于 2017-12-8 07:33:45
好多年没有经历过这么热的夏天了……

太阳喷薄着几万年不变的能量和热情,即使她坚定而慈爱地呵护的这个世界上弥漫着怎样的不堪与血泪。

今天,一切照常。

每天,一切照常。

……

正午,阳光灼烧着每一个无奈间暴露在里面的人的喉与肺。

一片昏黄的旷野,地表的沙砾张开了嘴,将曝晒在太阳下的怨气无形的倾吐出来,再次为空气里加入了许多不安与烦躁。

干瘪的蜥蜴也再也没有将细舌炫耀在暴躁中,而是紧紧地龟缩在同样炎热的沙砾里。

空无一人,也空无一物。

不对,也不对。

一棵银杏树,孤零零地站立,孤零零地沉默,就像当初他孤零零的死亡。

可是此时,它有叶子,绿色的叶子。新鲜但刺眼。

和这棵看上去活着的树一样不可思议的是树下的人。

几个看上去像个笑话的人。

一个盘膝静禅的老和尚,身穿一件厚厚的、蒙满灰尘的僧袍,皮肤却白皙如二八舞娘,默诵着烂熟于心的经文。

一个光着上身的野人,围着一条光亮的兽皮,喝着一只大腰金丝葫芦里掺杂着各种草药的紫色烈酒。

一个披着土黄色的粗布大褂,一双大的出奇的老布鞋,吃着油布包裹中各种杂乱的熏肉。

没有年龄,因为看不出来。

三个风马牛不相及的怪人。

唯一相及的,是脸上出奇的淡定,烈日下的淡定。

过了多久,仿佛太阳都累了。

肉吃光了,酒也都进了肚子。一段迦叶经也念得几十遍。

该做的都做了。该说话了。

“三十年留下的高粱酒头,六叶全须全尾的人参娃娃,血丝红头蝙蝠结成的冬虫夏草,六十年老麋的鹿茸碎粉,娘的,说出来怎么这么心疼!”五大三粗的粗布大褂声音从撇在一旁第一个传出来,浑厚得如同铜钟。

“你这酒好,我的肉就差?看看那条蛇王银环,那条取出将近二两上等麝香的梅鹿腿,你那穷乡僻壤的小山沟见过?”把那只已经空了的大得出奇的葫芦放下,野人一抹和酒一个颜色的嘴唇,不满的声音迸发,奔雷骤起。

那个一直枯黄皮肤的和尚微微颌着双目,如同他身后的银杏稳执。

又过了多久,除了翠绿的银杏叶,还是昏黄。

终于,开口的是和尚:“墟落云烟至古今,松柏何处不安然?”

“笑话……”嘴唇深紫得触目惊心的野人抖抖兽皮上的黄土,充满不屑的眼睛一直盯着和尚身后坚挺的银杏树。

再次沉默。

三个人默契的有些让人无语。

终于,太阳也受不了三个怪物的静遏,无力的渐渐下沉,换来了这片被遗忘的角落一丝丝的安逸和凉爽。

“可见星辰乎”和尚兀然打破沉默,摸不到头脑的问题。

“日尚现,何以视星辰?”粗布大褂淡淡的回答。

“近矣。”野人依旧忽闪着两片看上去可怕的嘴唇不耐烦的回答道。

和尚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继续似乎自顾自的说:“古柏高枝银杏实,几千年物到而今……”

大褂用着和衣着完全不相符的语气和方式接过话:“古柏尤立,银杏何求?”,同时又将蒲扇一般的老布鞋取下,用因为抓肉儿油腻腻的大手抠着满是龟裂的大脚板,丝毫没有话里的沉思与内敛,看上去粗俗不堪。

四暮已迟,唯剩下天边的一点昏红。

“众生各有所执,苦集灭道,五根六尘,皆为苦厄。”和尚说了一句后,第一次睁开了那双老目。

与此同时,磨得光亮的黑布鞋重新套在脚板上,可怖的紫色嘴唇也轻轻微合,只是有不安地抿了抿。

霎那间,头顶墨蓝色的天穹突然被分割的支离破碎。

数以万计的流火破空而出,浪潮一般四散在无边的黑幕中。无数的陨石裹挟着来自星际的灰尘直冲入大地。

三个人面对着这等天下奇景,依然毫不奇怪的出沉默,只是静静的看着天。

在毫无征兆的,所有的火流星同一瞬间消失。

只剩下一道青光,映亮了所有人的脸。

向东飞驰而去,义无反顾。最终,坠落在东方的地平线。

三个人收回了目光,互相看了看,同时大笑。

当眼泪从三个人的眼睛中或畅快或干涩的流出时,三个人同时站起,三个方向,毫不回头。

仿佛瞬间,空无一人。

与此同时,那棵让人怜惜的银杏以肉眼可视的速度迅速丧失了水分,由绿而黄,由黄而枯,转眼间,银杏变与周围的环境如出一辙。就像这个世界,一抹艳绿后再次归为枯涩。

……

与此同时,在这片大地上的其他七个地方,七个人在同时抬着头,看着天空的流星。又同时低下头,表情各异。

苍生不谙千年事,英贤立樽问苍天……

太宇初现,一片混荒,万天混沌,万物犹蒙沌。人灵智未开,浑噩无策于天地之安危冷暖,时毒虫猛兽暴肆而为,洪水雨雪浩洋而不止,异道蛮灵狞傲不绝而噬血。至生灵涂炭,白骨蔽野。终一夜,突天现十星,墨穹如白昼,骤然间,十星坠落于地。世人具惊诧万分。次日天明,陆之各地现十块陨铁,各蕴灵气,道道慑人心脾。石上各刻下一段文字,众人阅之,乃各陨铁之品性。万民闻之俱喜,以其铁之性于其灵气氤氲浓郁之处锻造之。竟八十一日,十剑共时出世。霎时,十道光柱力冲斗牛,天地间之生命,无不崇仰。故以本地十大英才各掌一剑,率众人共抗天灾人祸。神剑至处,雷霆即出,万兽惊慌而逃,天灾已,祥瑞出。十英雄各携其剑四方杀伐,十年后,八荒平定,民俱以十之勇士若神明,十剑为神器,举世景仰,万人膜拜

——摘自《菽原通史》

以上一段看上去晦涩且酸腐气很重的文字是被中土大地上所有的民众一生背诵得烂熟的,也是被人们发自内心的崇敬仰视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是这片大地最早的历史,是这片大地可以成为千代万世繁衍生存的乐土的缘由,是所有人类对祖先前人,对那十把拯救苍生的剑的顶礼膜拜。

记录着些文字的是中土地区家家都在神龛上供奉的一本史书,其实倒不如说是一本圣经。《菽原通史》,被一代又一代儒士墨人挥舞着紫毫长峰在一张张黄芽翠纸上涂抹歌颂了将近千年的产物,充斥着对十把早就不知去向的神剑的奉若神明。

说到不知去向,我们就需要接着耐着性子读一下接下来那本书都说了什么:

天下既定,十英雄离家十载,归心如梭,即刻各怀掌上宝器归乡。

各英雄归乡,各自从情之所趣体悟慧哲,开宗立派,俱声震天下。

轩辕剑者无亲无故,孑然一身居于浩荡中土中央的大荒山巅一茅屋之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俯仰以观万物,终感悟圣谛,终创“阳乾庐”,以圣洁之心感化民众。

湛泸剑者归乡后知意中人早已成婚生子,心如死灰,削发为僧,法号惠林,开始赡养战争中侥幸存活无依无靠的老弱,在生老病死中体悟轮回,在惠林峰三块巨石旁种下一片青竹,于幽静之中独居静修,期颐之年终参透仁道,并开创“三生寺”,普度众生。

赤霄剑者回归故里,为帮助当地民众抵御蛮夷侵入,大兴农耕,同时将自己在腥风血雨之中体悟到的剑法悉数传给后代,在第一长河“银蛟川”与绵延百里的“万仞山”之间建起滂沱壮丽的“山河城”,扼住夷族进入中土的要道。

太阿剑者肆意不羁,不喜拘束,回到十万大山之中,收十万绿林,挑旗为王,建起“天王殿”,咆哮于密林怪石中,撼人心魄。司马将自己毕生的剑学传给自己挑出的天赋之才,使威道纵横捭阖。

龙渊剑者才华横溢,归桑梓,剑入库,植果木,挥墨毫,世称之“弃戎从笔”。不过几载,开轩纳徒,文武之才尽传,名曰“水心书院”,广传诸子学说,成天下雅士才子之圣地。几岁,龙渊剑者以书蕴高洁之剑道,传于万代。

干将剑者与莫邪剑者在逃亡中相遇,相知,在抵御外敌侵入时相互帮扶,最终在重围终互换赤心。九死一生间,二人爆发出了令人惊为天人的默契,以二人之力杀退邪魔。大战后,二人相携离去,终在一处山谷定居下来,结庐而居,堂前松竹午后柳,几亩方田老牛卧。日子虽苦,但二人相濡以沫,相互扶持,将这别有的洞天命名为“悲欢谷”,象征着爱情有阴有晴,人生有悲有欢,但只要一生如一,情也将终一。挚情之道遍传中土。

鱼肠剑者性情冷漠,不喜功名,不爱财色,归乡后寻觅一寒气弥漫之涵洞,终日不踏足于外。终三年,竟出,开宗“归冥洞”,传其徒隐匿闭息数之术,袭杀逃脱之剑,及其体悟得勇绝之道。徒出师时命其云游四方,杀尽天下污浊腐朽之辈。

纯钧剑者,自幼喜观街市。归途中,偶至以河口,观其三河汇流,实属咽喉之地,故地居于此,建起船队,客栈,酒肆及各种商铺。以其天赋商财,短短数载,其下“陶朱商会”遍布天下,其人富甲一方。久而久之,以商道为引,创尊贵之道。天下皆以为奇。

承影剑者寄情山水之间,四处闲适,终一叶竹筏逝于海波之中,终以不见,音信杳然。

时间似白驹过隙,转眼间,已过千载。千年中,八大门派受万人敬仰,被奉为“八尊剑道”,拜师者如过江之鲫。各大宗派亦广收门徒,遍传其功。蛮夷荒兽虽垂涎于中土之丰美鼎盛,然畏尊剑之威,逡巡而不敢进。

中土享千年和平,丰饶富足,百姓安居,一片祥和。天下以武为尊,四方门派林立,更是对剑道推崇到了一个盲目的地步,以至于其他兵器都被认为是不入流的功夫,只有实在没有练剑天赋的愚笨之人才会传习。中土之地只问剑道,不知有它。

——摘自《菽原通史》

很不幸,读这段文字的后人们通常都是在窝在擦满庸脂俗粉的娼女里嬉笑的时候拽上几句滥曲粉儿戏,用千年前的叱诧天下的惊世之举来搏得卖笑纵欲的庸女一笑,若是千年前的各位英豪天上或者地下有知,一定会用自己的一口老牙将棺材板啃穿。

十位纵横捭阖的剑圣各自有了或明了或不明了的归宿与结果,但是史料中对于十把名剑却讳莫如深。作为中土最为权威或者最为官方的史书,《菽原通史》都没有记载,其他的一些稗官野史显然没有能力将他们写下去。所以,以上一段文字也成为可以找到十剑最后的“音讯”,自此,十剑便只能诉诸于后世一些三流世俗小说家笔下了。

然而,十剑消失,与接下来近千年的沧桑世道相比倒是很微不足道的一件事。

洪水已退,猛兽远遁,凶残食人的魔族逡巡于山河城之外,一切都朝传奇或者童话的方向发展。中土平定之后的近千年,整片大地在八大剑尊的扶持,或者说是统治下焕发出了一种很难形容的繁荣。在十剑传说的流传下以及八大尊派一代又一代人有意的传播和控制下,整个天下就像那本《菽原通史》自豪的宣称的那样:“只问剑道,不知有它。”

将近一千年的时间早已经让后人将老祖宗那些忧天济世与天下己任的情怀在几坛低劣的酸酒和恶俗的艳曲中,在明争暗斗和勾心斗角中消磨殆光。唯一没有被消磨反倒越发越强烈的只剩下了猜忌与暗斗。

千载光阴,可以改变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不只是人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023--68631081
  • 公司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奥体中心9号门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