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剑道百家箴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47:06
为即成 小林 领造
“为即成,不为何事都不成,不成即是人的不为也”这是自古流传下来的人生的教训,可是将此实行而无悔是相当困难的事。
我会志愿修炼剑道的原因是因为入学于山口县立山口中学的时候,被当时在山口高商当老师的已故田原柳一范士所鼓励的缘故。而在学中是受已故饭原藤一、藤枝宏两范士为首的指导。
退伍后的昭和五年拜命为大阪府巡佐,从七年起师事于已故越川秀之介九段范士,才开始与下意识的修炼。昭和十四年四月,修炼终于有了成果,初次在滩波**局(现浪速局)当剑道教师。
可是不久,在同年七月,受到召集,被派遣到中国中部,十二月末,在左胸部负了穿通枪伤,很不巧的终于被收容在野战病院。不久又被后送到汉口的陆军医院。在这里专心疗养伤口,但是那时我的主治医师的军医把我的手提起来说:“恐怕你以后一辈子不能打剑道了。”
对我这种以一辈子奇命在剑道的人,这个话实在太残酷了。我听了这军医的言词的一刹那,不知不觉的流了眼泪。军医看到了我那种暗淡的样子,也慌忙的道歉说:“对不起。”以后差不多一个礼拜,为此烦恼过多而反侧不成眠。
十五年三月被送回内地,入院在滋贺县的临时大津陆军医院,可是恢复不太如意,是因左腕的三角筋的神经被切断,几乎不能动弹。
不久又被送到石川县的山代温泉受到约三个月的温泉疗养。恰巧在那时,为运动之散步中,遇然看到了小学生的暑期训练,心跳之余向指导的老师致敬拜借了设套直穿在病衣之上,试做练习。
“噢,迷糊的能握住竹刀”,我犹然的涨溢了信心。我的心为再生的感激而振奋了。
十六年二月结束了一年有余的疗养生活,回到了大阪府的**局。左手没有握力,左腕也几乎不能动弹,所以在练习时费了人家一倍的辛劳,可是在这个时刻,没有一个时刻更能比得上“为即成”的教训的尊严性。由此以来我把“为即成”当作我的座右之铭,一心一意的磨练自己。
在我们漫长的岁月里,一定有一次或两次遭到像我这样不如意,可是向一旦立志的道而迈进,可不是男人的本色吗?
(剑道范士八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57:25
文武不岐 小尺 武太郎
○如果有人问你说:“你运刀干什么?”你就答说:“这是设国之道。”
○打人之刀也罢,被人打之刀也罢,因同是为设国而琢磨之身。
这两首歌是表示我所长大的水户东武馆的教育方针的馆歌。我出生剑道世家,从小就跟竹刀为伴,已经过了六十年的岁月。因为我的生父(故剑道范士横松胜三郎) 是出身于馆,所以我的少年期、国中时代、学校休假的日子,几乎每天都在馆里,融和在剑道之中。青年期中四年京都武专的生活,又是我生活中无悔的青春的一段 时期。
德川时代,水户藩教育的中心“弘道馆”就是该藩第九代的明君烈公齐昭所建设。在馆的教育方针——《弘道馆记》里有以下的文章。“尊奉神州之道,资借西土之 教,忠孝无二、文武不岐,学问事业不殊其效,敬神、崇儒,无有偏倾,集中众思,宣扬郡力,以报国家无穷之大恩”。这是“弘道馆”的教育中心的文章。实在浑 化了保守与进步的思想,而提倡“大中至正”。是日本教育大道的名义。这馆因经过一百数十年的历史,故古迹所剩无几,但是正门和正厅的一部分现在还留着而成 为史迹。右项文中特别有关武道教育的教条“文武不岐”,我想也是可以通用于近代武道教育的名文。武道两字如由文字的构成来考查,武是由“戈”和“止”而 成,就是人君用干戈的威力,制止兵乱于未发之义。即是治国和平之义。道是由“首”“辶”两字而成,“首”是到达点、目的地,“辶”是指示路线的道标。即武 道之一的剑道是利用由昔传下来的剑技,即术,行之来锻炼心身,其重要目的就是表示学习人间行为的规范之手段之一。也就是明示依,文的学问和武的实践力,来 期待人格的完成。这种文武合一的教育就是水户学的教育方针。
揭在前头的歌是,馆的创立人小尺寅吉老师作的,是指示着馆的教育的指导精神。本馆是承受水户藩教授北辰一刀流千叶周作老师的派系而继承了该派。由明治至大 正,产生了已故内藤高治范士以外很多有名的剑士。彼等都是具备了这个精神的第一流剑道家。现任馆长也是继承这个精神,现在也是利用这个“文武不岐”来做馆 的指导精神,而迈向青少年的武道教育之一。
在近代剑道教育里,技术的探究是重要的,分野是不可否定的,但是我深信,其教育的主旨,应该是在研究“人之道”。
(剑道范士八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57:47
我的剑道修炼 小岛 龟太郎
(1)剑道修炼中的体验、信条及其他
志向剑道的动机。幼少时在我的故乡的青年会里,剑道是非常旺盛,所以每逢到社区的祭祀就有一番大比赛,我参观后颇感兴趣。我从十四岁才开始学剑道,但是在 村里是最年少的。十七岁时在本县青年剑道大会得到冠军,是故衷心决意要做一个剑道老师。随即服务于警视厅当**官,走进剑道生涯。原来我的身高只有一六O 公分,身矮体轻,要克服这个条件一定要有信心和加倍于人的磨练,所以,时常希望上进,不然不能出人头地。有一句格言说:“宁为鸡头也不做凤尾”。照这个格 言努力图强的结果,在昭和七年当为警视厅剑道选手参加全国**官武道大会时,得到团体冠军。在这比赛里,我个人也得到了个人冠军。这不但是很大的面子,因 而又能突破做一个剑道专家的第一阶段。
(2)对练习的心得及就其方法。
往往有一些练习强但比赛弱的人,也有一些比赛是能者,但练习就不巧的人。不过我就此问题从来都采取以比赛的心情去练习而初一技一定要制胜。这是我的信条。 到现在仍不改变。又另外一个信条就是,尽可能在短时间内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体力,自戒“模糊不清”无死无活的练习方法。瓦斯是越压缩越有爆炸力的,我的同 事里有一个炫耀练习的人。早上讲谈社,上午警视厅,下午去**局,晚上又到个人道馆,一天四次,以时间来讲也相当多。说起来可以说,比我有两倍的练习时 间,但我记得他没什么成就。因他的方法就是模糊不清,不切实际的方法。集中力气、体力的练法才是切实。
(3)就比赛的心得
比赛时一定要倾注全智全能才行。初次的比赛时是易受精神面的作用的,所以在比赛十分钟前去方便也还会感到尿意。剑道为“平常心是道”,面临任何场面或事, 如有平常心就不会有大错。遇有重要比赛的前一天,因神经过于紧张,故不能熟睡,这么一回事。那样的时候,第二天的比赛就受到影响。在前夜摄取营养早一点就 寝,虽用心良苦却在半夜醒了,反而不能入睡,结果就疲劳了。我相信我在平常的生活里也绝不改变生活方式,所以到今日经过无数的比赛也能尽全力以赴。我想这 就是通于“平常心是道”之道。
(4)剑道即生活。
由我的剑道修炼五十七年的体验来论定,要达到“忘我”的境地就是舍弃欲心,这就是我处事于社会的信条。
(剑道范士八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57:59
小川 金之助老师的往事 齐藤 正利
在茶道的书本里,我看过“一期一会”这个名词。但尽管如此,我更希望能在剑道书里发现它。这是已经二十年以前的事了。可是对我来说记忆犹新,好像还在眼前 一样,当时恰遇战后禁止打剑道的时期,所以来道馆的人顶多只有四、五个人。小川老师为执行任务去了皇宫的皇宫**局。一听到小川老师来,我就飞快的骑着脚 踏车去。请老师示教是当时最快乐的一件事。如果老师没有来,我有时也进入道场与奥山老师谈话后才回去,也有时跟奥山老师领教一番以后才回家。
小川老师实在很亲切的指导我。虽然在学生时代和助手时代不能跟他交膝而谈,也不能读出心中事,可是这次是围着火炉而谈,所以感到比任何事情都荣幸。虽然不能达到“一期一会”的气氛,可是现在回想当时,就能想到当时是谈得入微穿细,知道了很多事情。
老师要教技巧的时候,他总把食指拿出来,像指示什么东西似的用手腕表示打突动作。而后我们聚在一起学他,可是都学不来,可能是他的手腕非常非常的柔软的关 系吧,到今此事还让我思量三分很是不可思议。当时,老师是离开老师的尊严和权势一味为教而彻,我们也才能没有任何拘束地以弟子的气氛来接近老师。老师非常 欢喜我们出去请教他的训练。老师如果发现了我的呼吸乱了,就停下来等待我回复后再来一支。这种方法虽然是我们的习惯,可是像最近这样多的人一齐涌进来,这 虽然会增加意志是很好的,可是我希望能以两三个的少数人来一种静心樍意的修炼,又能得到别种心境,这样是否更好?老师有时在某一种情形下会表现出天衣无缝 的绝招。而后我们想出了那个技巧来讨论学习,可是没有一次会成功的。又有时老师教我们说:“比赛有三种重要要素,就是先(SEN)(先攻制胜)间(MA) (距离)勘(KAN)灵感,不过三种都差不多同样!”可是那个言词非常微妙的承存在我的脑海里,如今还每与人对立时就先考虑三思。
其后我也得去大阪服务,已不得再请老师示教,但是希望是“一期一会”,本有很多更亲切诚恳,更多问多听的事来请示他。可是如今已泡汤,无法实现了。
(剑道范士九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58:13
修人的三倍、守恩师之教四十多年 崎本 武志
我生在东北的山中,鸣子温泉街。家的附近有**局,受到警官的初步训练,时为十五岁。那个我,后来竟在兵库县**局,教了警官三十五年多,可能跟这有一些 因缘吧。我爱好剑道好得入骨,所以决心要进入京都武专将来能成为一个能干的剑道家。可是家里的人反对说:“商家的子弟最好像商家的子弟吧。”在无法可施中 一面当代用教员,一面准备应考。昭和三年决议进出京都。武德殿的威容,应考生的魁伟的体格,带角帽穿古装的武专生等,今日还有印象。因为我在文武两面都没 有充分的基础,所以第一次的考试完全失败了。但是不管如何,我决心一定要考进武专,而继续努力。“努力、努力,不可灰心,总有欢笑的一天。”“人家说笨也 要练习,只靠敏捷有何用。”我珍惜寸暇,对文对武都下了很大的功夫。因此在小学里单独一个人练习时,有些村民以为“崎本老师”疯子而担心。昭和五年以“背 水之阵”再度应考,这次好在突破难关,以偿如愿顺利进入了期望的武专。但是好景不常,当我高兴得忘我之时,被学年主任津崎现范士九段叫了去说:“你太胖 了,要比人家三倍的练习,不然不能出人头地。”我发誓说:“我一定干到底。”武专的礼貌作风是严正的,加上各老师前辈的训练又特别严格,对正击、左右斜 击、冲击训练都是采取体碰体的野性方法,此外绊脚了,迎面突了、格斗了,一时都不能大意或放松。有时累得连呼吸都不由己而退后休息,马上就有声音说;“崎 本,不行,再来”的督促声音,实在太苦了。结果过胖的我一天比一天的瘦下来,实在跟今天的训练相比,有天地之差,是激烈又辛苦的每天。这样不分本科,讲习 科之别连续训练,寒假也不回家乡,一心努力于实现跟恩师所发誓的诺言。
受到那个宝贵的教训以来也已经经过四十多年了。寡言又缺乏社交性,又被人称为“武专战车”的我,也已迎接六十三岁了。虽然,研究心、反省心、锻炼心一年不 如一年,可是这个教训不是唤起我给我打气,赐给我人生的幸福。我相信要学剑的人,一定要有决意为学习人家的三倍而努力,这才是完成人格最重要的基本。最后 我想介绍一首歌,这首歌是有助于我的剑和修养人格的歌。
剑道是行向未明又无至境,是一辈子的工作。
几度摧残几度繁多的杂草,今天该是你的天下了。
搁笔(剑道范士八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58:27
剑道的胜负 佐藤 卯吉
剑道是以争胜负为前提。是用认真的态度去竞争胜负,故才有他的意义存在。从其中,亦能发现其修养的价值。那不是动物的互斗,而是人格与人格的争斗。进而言之,就是吾人常言的君子之剑。
剑道不许有不正及不合理。从于理、顺于道。专心而习,贡献全部而无懊悔的热诚,并能统一身心的力量,使其达于最高层次。是除了胜负以外,所难以获得的体验的。
一旦参与比赛,就要希望获得胜利。可是比赛是有对手,因而胜败无法预断。如果自己胜了,就要考虑到输了的人。胜利固然可喜,但能使对方输得心服口服的胜利,才是完美的胜利。
不管是胜是败,胜也要胜得完美,输也要输得干净利落。甚者,也要让观看的群众,心存顺服的心理才对。因为群众往往对败得漂亮的比赛者,不忘敬上由衷的掌声。而对赢得不干净的选手是不屑一顾的。
又临场比赛时希望能有让自己、对方、观众满意的比赛态度。
在比赛场合里,知道自己为胜者,但宁可视自己为败者的。这种人才算是正道的男子汉。
“一个剑道之士。当时时有承认自己为非,自认其错的勇气。”这是小泉信三先生的名言。无论是谁,都希望自己是个不败且永无过失的人。但如果犯了错误或失败 了,就应坦白承认,同时也需采取必要的负责行动。而此种行为需有相当的勇气,故常在剑道界里,听见不愿承认错误而大相辩解的声音。实在是非常难看。
英国人对所谓优秀的运动家的定义是:倾力而斗,但输得光明磊落者。孔子亦言;“过则无惮改。”这些言论,无非是剑道家最应参考的言词。
胜败是兵家常事。自己未必能够常胜,自然有落败的时候。是故,一位比赛者所要做的,就是充分的准备以及修养躯体参加竞赛。这个道理不但可用之剑道的比赛,对于生存斗争的人生而言,同属有效。故而,因惧怕而回避事实挑战的人,无外就是世外的战败者。
在面对剑道胜负的关键时,不可有少许的踌躇。该进就进,需出就出,表现出胜负之战的毅然态度。至于成功或不成功是次要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当犹豫不决时,就会失去胜机。
(剑道范士九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58:46
剑道与我 佐藤 寒山
我是在山形县鹤岗,就做酒井左卫门尉家的城下街,以所谓贫穷士族的长子,为明治四十年出生。
进入小学不久,开始在街上的一间小小的道馆学剑道,以后一直在大学都不断地生活在剑道社团。
我念的是国学院大学,当时刚由诸先辈的手里成立了学生剑道联盟,不久,我也曾经当过几年的理事。
如此这般的学生剑道界的生活,实际上养成了我成一个有为的人。那就是它教我率领一个大学剑道社是何等的困难,和如何才能使它上正规而你我共同生活、共同成长的困难。
再者,在学生剑道联盟当理事与他校的学生诸君广阔的交涉,对我的人生也赋予莫大的刺激。然后它教导我暂暂的观察社会,考虑种种事的能力。
然而,虽然是一个很小的社会,可是组织毕竟是组织,连我们的大学的剑道社也包括在内,如何去育成学生剑道联盟,然后把这些事接棒给后辈们。这种工作是我常放在心头的。我感到最重要的就是责任感。我经过这种工作后,在不知不觉中,知道了自己的责任,养成了重视责任的精神。
再者,凡是人与人,必定会发生种种感情和人对人的关系问题。因此如何去处理此等问题是重要的课题,而必要信以为最好的判断去处理它。判断,同时决断,这也是我因学剑道而得来的最大、最高的宝物。
想来想去,我有今天的由缘,完全是因为我学了剑道,是剑道附与之福,我时常感谢它。
现在我已很少有握竹刀的机会了,但是我仍然持着信心去处事、谋生。然而我时常相信“剑就是人”。即是如果人是正,剑自然也是正,而剑风会直接表现其人所有的人格。
现在,剑道为日本人的古典竞赛而在各地举行。看到这个古典竞赛在日益旺盛,是一种最可喜又可贵的事。
不管是剑道或是其他的竞赛,本来运动员应有的精神和人生修行,可能都是相同的。
不管如何,我认为剑道是最适合日本人完成个人之道,而由呼之为剑道,知道呼之为竞赛的今日,或是今后,希望不要把它单为胜负之具用之,最好能不忘以严肃的个人修行之道,同时也希望不忘由学习剑道来更加斗志,和对人生的一种最大的赌注用之。
(文学博士)
(财团法人刀剑博物馆副馆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59:04
空击的生涯 佐藤 忠三
大正七年三月毕业山形县庄内中学后,考进京都武德专科学校。中学时代在任何大会我都是保持优胜不败,可是来到京都以后,每次必败,被先辈注意说:“你的步 伐太大了应该小一点”。道了谢之后,改为小一点又被别的先辈注意说:“好像电杆站立着,步伐要大一点。”不知道该选择谁的。尽管如此又要说;“打剑道难道 有什么好处”等语来安慰自己。有一天看到同辈被先辈带到道场去教空击的方法。据闻这个空击对剑道的进步极为有功效,所以从此以后就停止了有关剑道的问答。 每晚熄灯就寝以后独自偷偷地爬出床外到了道场,赤裸着上身,行了六百支的空击后,坐在道场,等到气息稳定后才回去睡觉。我觉得这个一定要继续,不继续将不 会产生目标(期望)中的功效。所以紧握着决心整年一天不休的,每晚一定要空击六百次。如遇到长期的休假是在家里的庭院,下雨就在房间里,每次都是六百次至 一千次。而后跟同辈的打突别论,在空击方面老是觉得他们的手力太弱,好像跟小孩一样对打的无味。于是内心肯定真正的力量和实力一定在这个空击,所以从二年 级起就把六点的起床改为五点,在道场和以往一样每天击六百次。从此以后渐渐的在比赛也不再败了。
毕业后进入研究科马上就被任命为助手,同时被推荐到东山中学去当国文汉文教师执了教鞭。上午是在中学教国汉文,下午就在武德殿教武专的学生和讲习生各九十 分钟。然而虽然有了剑道的差事,可是也不能休中学的课。于是拜访了推荐我的下川老师,申诉要辞去中学教师职之意。下川老师说:“只干剑道是不可能维持与人 并肩的生活,所以还是兼任教师比较好。”我说;“可是持田老师、小川老师都不是只以剑道来维持生计的吗?”“他们都是几千人之中的一人,不可以学习他们。 ”我说;“我知道我又愚蠢又笨,远比不上那些老师,如果专心努力而终于不能建立生计的话就可以断了这个念头,可是不努力因得不到目的的话,就不能断念了。 ”于是断然辞去了中学教师之职。其后受到西久保校长的鼓励叫我去参加国汉文的检定考试,可是我心已定,决心要与剑道共生死,于是辞去了他的好意。其后不管 在技术上有否进步,在努力和上进方面发誓不后于人,因而在武德殿有气练到无气,有力练到无力,休假即到各地方去修行武道。我能如此专心无虑的修炼是因为在 家有祖产,加上生来身体就很顽健的缘故。十岁左右开始学剑道我就能运气好,因而得到好老师。在少年时代是受到藩(前出)的师范铃木重臣教士,中学时代是同 藩的师范宫村利贞教士,在武专是内藤、凑边、持田、小川、宫崎、近藤等诸位老师,以及高野(佐)、开奈、中山、高野(茂)、中野、齐村、大岛、市川、中岛 等各位老师之外许多老师、先辈的指导。在这漫长的期间中,有过种种障疑,尤其是家产濒临破产时,接到亲戚及出入的人一再要我回,可是内藤老师说绝对不可回 家,所以我就不回家了。战败后剑道被迫中绝,但仍持二十七两的木刀继续了空击。二十八年剑道复兴,就职于东北管区**学校,来到本地以后已经二十年,既已 老衰,但是我想古稀也应有古稀的办法,故每每执剑行之,可是心身不如意,只是叹息而追忆古今送行寂寞的日子。
宿昔青云志
蹉跎白发年
(剑道范士九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59:18
苦莲 定久 寿元
昭和十六年十一月,文部省(教育部的)长期讲习已近尾声。讲习的场所是在东京高等师范学院道场,全国都道府县中学校,剑道科教员代表五十余人,讲师十多人。
一日,术理的讲义已告了一段落,接下去便要进行自由练习了。那时有一位老先生,穿着黑色的剑道衣裤,带着和悦的笑容,悠悠然的来到我们面前。
“我早就盼望老师父的一番指示,那能失掉这个机会。”马上进到老师面前,恭恭敬敬的说:“老师,就一刀流三角矩,请示教……”“噢!好,打过来吧!”他说着赤裸裸无护身的身体站在我已用护套防护全身的人面前。他的刀位是中段,我也是中段。双方对立在剑尖相距五寸的地方。
老师一直闭着眼,静静的站着。全身没有一寸一分的间隙。而老师的剑尖,在我眼前如隐如现,逼得我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我逐渐感到气氛的焦躁,也觉得呼吸越来 越困难,更感觉有什么冷东西在我背后窜动似的。其间不过短段的两分钟,我退了下来说:“老师,谢谢您!”“懂了吗?”老师问道。
虽然紧闭着双眼,但老师的心眼其实是开着的。毫无疑问的,我的攻声发出的那一刹那,老师的竹刀必定早已伸到我的头上来的。“应敌的攻声而斩敌!”这就是小野派一刀流三角矩的奥秘所在。
这位就是经由秩父水浒传,而名留后世的日本剑道奇人——范士高野佐三郎老师八十岁的玉影。他幼少四岁的时候,就在忍藩主松平的面前,与祖父苗正翁用真剑示 范“剑形”。随即,拜在山冈铁舟老师的门下,而后担任东京高等师范学院的敇任教授。他被誉为日本剑道界,通古至今第一人。
年仅四岁就演“剑形”,八十高龄仍然矍铄地指导全国中等学校的教师。这位剑道范士真是天才中的天才,正可谓:“苦莲双叶就盗香”(天才自幼就崭露头角)。
我曾经把老师赐给我的“水流不争先”的画幅,挂在壁间,时时瞻仰品读,当作反省的信条。也同时藉此景仰老师往年的风范。以鞭策自己的老躯,努力探求,深研“看在无形,听于无声”的剑道妙境。
近 泳 对浩宫德仁亲王,行勉于剑道有感。
愿您学得破邪之剑,造成好国家,修心统领之。
愿将国家的将来,寄望在获得了皆勤奖的皇子的英心。
(剑道范士八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59:34
体验 佐藤 毅
○日晚而路远(任重道远)
“回顾你的剑道生涯,最苦的是何时。”这是最近时常被问及的问题。自出生以来已届六十年,受到这种质问也是最难怪的,于是暗中自作肯定,但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在剑道修炼过程中,何谓“苦”这就是最大的我问题了。好像在年轻时有过一段很辛苦的修炼期间。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只感到只是身体上的苦痛和心虚的程度。反而是身为年青人所应该体验的事,又能与别人一起生活锻炼没有特别苦痛可谈,有时反而感到很快乐。
孔子曰:“六十耳顺”。如今站在这个角度更深入的想,就是如何去想念剑道和如何去表现它。如果假定剑道是为得心安理直之道的话,就感到自己太不成熟了。所以不敢梦想自己是已到了揭示在耳顺的平安境地。于是想到“日晚而路远”就是此意吧。而正因此又不可不自戒而为之。
○剑之德
在漫长教师生活接近尾声时,单身赴任一寒村中学当校长。在赴任期间感到不安和紧张的即是,在改制以后第一任的国中校长生活里,能否创造新的气息,且如何与地域社会怎样调整。
可是到了任地以后,却为料想不到的事态吃了一惊。那就是每一位和我谈话的人,顶多说了一两句话就提起:“听说你是剑道的高段者。”当然不知他们是从那里听来的,却解开了始见的尴尬话题,立刻消除了初见面的紧张。
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由明天起应为运营学校的协助者,他们既成了亲密的友人,亦成了同事。恐怕这事会给人带来一种批评说仅是“表皮性的看法”,可是事实如此,可是说是一种修炼剑道而所得的报偿。可以说是剑之德吧。
我之所以有今天,是承蒙很多老师、先辈、同好的爱护,而跟这些人不但能够行勉于剑道,尚且在漫长的岁月里,能与这些诸贤交心的欢乐,这是多么难得啊。在那种无物可代的人生欢乐,有如轨道一般地伸而广之。有如得到了终生的天的恩惠。
在禅语有句话说:“有握着瓦的碎片而得到正法者,但是也有手持万卷书仍不能穿出迷惑的世界者。”我深深感谢能握着不是瓦片的所谓剑道这支传统的宝剑,日夜生活在无限的幸福中。
(剑道范士八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 023--68631081
  • 公司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奥体中心9号门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