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剑道百家箴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30:03
剑恩 加藤 太平
有人说人的一生都是修行。我想我之所以能够于七十二岁的今天,心身愉快地能全力沉溺在剑道中的原因,就是有很多恩惠支撑我。
其一是得到良师。尤其是,加藤知善老师从大正十五年以来近五十年在公私两方都给予我无数的恩惠的教训。
二十岁的时代,我在京都的道场,受到老师彻底的磨练。该老师曰:“加藤君的剑道不见得好,但是练习很热心……那就是他唯一的优点……”实在说我就为缺乏才能故而只能用人家的两三倍努力来跟上人家。一心不乱不想任何以外的事。
虽说是恩惠,但恩惠也不一定全是快乐的。对我来讲,苦难的经验、火辣的回忆也应该是算在内。战后的追放今就是那个。战事中我在武德会县分部当剑道部长就是那个理由,因此我被放逐公职。继而就是剑道禁止令……
四十年代就被夺去了剑的我,我只会模仿农事和把房屋卖了来吃饭以外什么都不会。但是虽然生活在这种苦境之中,我对剑道的热诚仍然如火如荼的燃烧。纠合同 志,趁着占领军(美军)的眼睛看不到的时候,有时在公园,有时在校庭时常转移场地,继而不绝地响着竹刀之声。虽然是在苦境的当中,但是剑道是我的救星,同 时,也感到得到了在顺境时绝对不能打开的新境。不久,占领解除,剑道复活之日来了。辛劳以后得来的欢喜、高兴,何等的大啊!
布纲等着我六十来路的是顽固而难治的皮肤病。人家说痒比痛更难忍耐。昼夜不分地,很多很多湿疹从头部到上半身攻击我责备我。医者向我宣布说:“要离开剑道不然不会好的。”的确休息了一会儿就会很好的。但是丢弃了剑道以后会有什么东西残留在我身边呢?
于是我决意要跟执拗的湿疹相杀而死,一天不休地每天到场,一点不放松。然而苦斗八年,始能征服难敌。经过这试验后,我感到好像我的心身更为坚,故试练也该算恩惠之一。
恩师加藤知善老师,在广岛遇到原子炸弹的袭击,但是闪电似的躲在桌子下面而不受任何小伤。“剑道救了我命。”他一直说这句话直至去年八月他完成八十五岁的天寿为止。
我亦被剑道救了一条命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30:26
论剑道的奥义 奥川 金十郎
奥义用头脑是得不到的。想也不能分明,听人之言也无法了解的。用嘴也不能讲,用写也无法表达出来的理外之理。学习这个理外之理就是到达奥义的过程。
那么要如何做才行呢?只有尽管修炼以外绝无他途。但是只拼命行就是等于瞎子行路,只有跌倒的份了。打开眼睛,不管仪表外貌一直走再走,有一天到达的地方就 是奥义。那么要进入奥义的具体方法如何呢?时常想“这样行吗?”“这样可以吗?”如此,遵守人家的教训。不用脑袋,用全身力行学习,即是以体学得到的想 法,更积极地埋头苦干就可以了。如此做就应其苦行的程度,自然而然理解越深。“尽管念佛”、“尽管精进于剑道”只有这个方法才能深入佛法和剑道两方面。这 是铁则。
领悟是!适应性的程度高得对任何事都能够调和的状态,更应了解越从困苦的修炼逃避、越包庇应出的力量实力越弱。应时常以强健的意志和赌注,全身反覆又反覆 的练习。忘寝食而为。虽然说不要用脑袋,但是见他人的练习而学之,自己又下工夫研究,对技、心两共扩而深为目标而精进,时常照顾脚底下,脚踏实地追求真 实,专心为求道赌注生涯而奋斗。
我想今后一心专意为后进来做一个跳板表达我的角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30:41
傻要傻到底 小城 满睦
我集中精神,在武德会本部学习剑道。时为大正初期,当时师资齐备。除内藤高治、门奈正两位老师之外,还有十数位老师在场指导。这是一个师资最充实的时代。
上午、下午两次练习,且日无间断。每天的猛烈训练包括突、丢、摔角等非言语性的动作。因此,常常在训练终了时,手都肿得连带子也结不起来。
我放弃自己的一套以往的练习方法。转而遵守老师的教训。一年之间,我像傻瓜似的勤练正击和左右斜击两种功夫。而同时,一些伶俐取巧的,则偷偷的在做对等练 习。对等练习,有打及被打的趣味,而左右斜击自然单调得多了,一点兴奋都没有。虽然如此,我还是忍下心来遵照交代,做了一年的正击训练。古昔,即有“正击 三年”的谚语。接下去则是冲击训练,而后才是对等训练。从头至尾,都是循序渐进的。由于我在正击及左右斜击上基础稳固,所以,每遇升段审查时,就轻易过 关,而在十九岁时的第二学期就毕了业了。相传,天龙寺有名的峨山和尚,常常在座禅之余,趁众人无事干的时候,将庭院的石头搬到他处,然后再搬回原处,使搬 的人,流了一些无需流的汗。然而,正因此,才出现了相国独山以外很多天下有名的师父。
那时南禅寺的正院住着武德会创办人楠正位老师,他曾在水南塾里演说欧阳明的传习录。当时我正跟随齐村五郎及大岛治喜太两位老师在旁听讲。楠正位老师一有机会就教谕说:“不管是学剑道或修学问,皆要当自己是一无所知的傻瓜去学习。”
剑的技巧是形成人格的一种方法。在电光石火,悬命在剑的瞬间,究明人生的真理。即为剑道的真谛。所谓“剑是心也”就是这个意思。
万法归一。老师常说:“一刀生万刀。万刀归一刀。只有这一支刀。其大即足绝四方,而小亦能入微尘也。”
先师教谕说:“剑道应常与日常生活的一切相配合,并要能实践。”又谓:“剑道亦属平常心也。”
山冈铁舟老师也说:剑道者,平常之心也。达人之言,合而不容有间。
胜海舟所著的《冰川清话》里有言道:为区区的小巷流言的毁誉、褒贬而垂头丧气是无用的。他说,我之所以以小即能避免刺客、暴徒之难,大即能以绰绰的余裕去善处维新瓦解的难题困局,都是得来于剑术、禅学两道。这可谓是个真作家之言,是学剑者之应该穿索反思之处。
玩弄剑法的剑术家,虽长于摸擦式的招法。但这只是一种熟练工人的工夫罢了。应将目标,放在更高的地方。思维古德的要义,唯精唯进,求教于先觉良师,而流血流汗,在所不惜。“当自己为一个傻瓜而拼命去干。”此教训是何等难得,是何等具有份量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30:57
我的剑道修炼 鹿岛 清孝
我志愿学剑道,是在十六岁的春天。因我的身躯很小,所以,当时很多人嘲笑我说:那么小的身体也想做剑道专家,未免过分了一点吧!可是我的祖先是神道无念流和长沼流兵学之师永井军太郎老师的高徒弟子。
因为这样,所以我才决定要做剑道专家。起初我在爱知县武德会处练习,随后即拜在武德会的师范田中厚老师的门下。田中老师是位高胖的大汉,力量过人,而有关 力气方面,流传着很多的逸闻。一日,田中老师拿了一双老鹰的标本让我看,之后,告诫我说:“你注意这双老鹰的眼神,鹰虽小但是会捕捉鹤。鹤有锐利的尖嘴, 猫、狗等动物靠近时,它便扶摇闪动,顺势用嘴把狗的背部打穿。鹤的嘴巴是如此的具有威力,可是老鹰却能够避开它的锐锋,闪电似的飞掠过去,将鹤捕捉住。你 应该特别留意这一点。”从此以后,我就专心培养身体的敏捷性和锐气方面。
可惜恩师在我十九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非常的悲伤,天天不停的叹息。恰巧那时从京都来了老师的亲弟内藤高治老师,他说:“我负责!”于是我就去了京都,做武德会本部的讲习生,倍受内藤老师的指导。
当时,武德会本部的训练激烈,是天下闻名的。而练习的深浅,则是以数量为准则。我按照老师的交代,拼命的练习,并以“还不够!还不够!”的话来勉励自己。 夜间到小川金之助老师的弘道馆,有时就上北野的京都武德会的支部,若再有空时就到京都大学练习。每天清晨,早早就登上知恩院后面的华顶山,选用比普通还重 的竹刀、木刀,迎着朝阳,连续挥击五千次、六千次。起先手腕失去了感觉,直到挥完以后,也常常感到手腕自己会动。而这练习,就成了我每日必需的课程。
一日,当我练习时,突然感到心无杂念,如入梦境。我像是走出广阔的平地,来到了山谷。又来到了广阔的原野,走出原野之后,又到了好漂亮、好漂亮的花园。当时我感到又快乐,又爽朗。此刻,我才领悟到这种意境,就像法然上人(日本古代著名的佛教家)的安乐死一样。
随着年岁的增长,直到今日,我仍然用这种挥剑法来驱除心中的邪念及恶念,并以此教谕弟子及当事。至于在华顶山上的领悟,就成了我一辈子的教训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31:12
我的体验 奥山 麟之助
我在幼年时,很少跟男孩玩,都是跟女孩玩翻线了、玩沙包等,我父亲看到我这种情形心里难过得几乎要哭出来,“一个大男孩如此这般!怎么办!要他有男孩的精神才好!”
他想了很久以后才感到剑道最好,所以才鼓励我去学剑道。
因此,在东京四谷第三小学校五年级的时候,受到同校校长小官吉藏老师的指导开始学习剑道,以后继续不断地深沉此道到现在。经过五十年的星霜,遇到很多劳 苦,终于不能离开此道,一直继续到今天。在这个期间所培养出来的精神不胜枚举,其中最为强烈残留在心的就是克己心和忍耐力。在旧制中学时代受安田胜次郎老 师和梅川雄太郎老师的指导,后来大正十一年被父亲带到神田高野佐三郎老师的修道院往来以后,就跟很多内弟子(UCHI DESI)(住进道馆内宿食的弟子)、和先辈、和当时军官学校的助教诸士一齐受了又苦又严格的锻炼。后来因关东大震灾,同学院也遭到灾祸,因而失去了练习 场地,所以,在昭和三年为求其所,前往武道的传统之地,京都的武德殿而入洛,而在当时的主任教授内藤高治老师之下重新开始修炼。内藤老师的质实刚健的精 神,有礼貌的行动,爱惜东西的温情等,对我赐给很多教训。
我多年来实行了以下事项。整年以薄衣过日,一天两餐,不吃零食、酒、烟不染。这个原则自古以来严格克己维持到现在。这个消息被当时在京都府立医大倾力于耐 寒实验的前学长吉村寿人医学博士听到,恳请我一定参加他的实验。于是在同博士的指导下,在第一生理学教室讲师宇佐美俊一博士处,举行了耐寒生理精密实验。 那是赤裸身体躺在摄氏十度的房间三个小时,一直开始到发抖为止,对皮肤温度的降下程度,直肠温降下度、放热量、产热量等详细地测定了有关的十二项目。跟被 认为比较有过锻炼的自卫队队员的测定值相比的结果,皮肤表面十三处所测的皮肤温度的降下我是9.3度,自卫队队员是8.1度。就是说,温度的降下越大对寒 气的反映越强,也就是我的为了减少放热所需的调节能力极为顺利。又在测量为弥补由体内散掉的热量的产热量(皮肤面积一平方米,一小时为准),我的是 55.8卡,自卫队队员是61卡,比较起来也证明了我热量的消耗率少。
因由这种结果,该教室说:“可以肯定证明,日常锻炼不息的人比一般人对耐寒性强。这种结论是出现在连年不断地继续锻炼的人,如果中断了,不久就会与普通人同样。”然后这事被报告在学界,同时也揭载在报纸上,对健康管理上给予很大的贡献。
因为我的实行和习惯自然而成了习性,所以没有感到别人所料想的痛苦。尽管实行,我确信实行就行,所以一直实行到今天,于是在我心上就产生“一剑不动心”的这种信心。我决心将我今后的生命不断地遵信这个信条下精进于剑之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31:27
我的信条
小川 政之

“兵为不祥之器,天道憎之”。我想这段言词的意思就是:“兵当备,但不可用之,而应治之”。我所以睹我一生专心一意的学习剑道,且藉之以形成自我的人格为 目标。就是相信“剑不是杀人的剑”,该是“活人的剑”。“活人的剑”,就是剑道的本质。平易而言,我相信刀剑其物是杀伤之器。但运用此器的人,同时可以保 全自己。甚而,刀剑其物也可成为兴国的大器。自古以来,从我国所尊的:“天之业云剑”(AM NO MURAKMONO TSURUGI)、“灵”(FUTSUNOMITAMA)、“琼矛”(AMENOTAMHOKO)、“草剃之剑”(KUSANAGINO TSURUGI)等等,就是以剑为神宝,且被神圣化的最好例子。
基于这个观点,在我的道场,京都弘道馆的冒头上就是写着“剑定要是活人之剑”的话,来勉励修炼的人。这也是我对剑道的信条,且常把它当作训育青少年指针的座右铭。
我私人的剑龄,已有数十寒暑。今日回想到几度的翻越,而近乎挫折放弃的光景,且如何越过这个苦境而用心的修炼等等。激励了自己定要透彻“剑定要是活人之剑”的信条,且以反映“剑道的本质”为课题,我愿贡献自己的心智,将它传授给背负明日使命的青少年。
人说剑道是一生的修业,而人的人格形成也一样。我想如要达到剑道的理念,也只有朝着“精进”一途迈进。尤其近来剑道的人口激增,以及兴趣的高昂,如何将“活人之剑”的真正剑道普及全国,该是志在剑道者的吃紧任务。

如今,剑道已成为国际性的剑道。与日本国情相宜,而爱好剑道的人数也逐渐增加。这些宜国的人士,似乎想要知道日本的精神,以及真正了解日本的民族性。正因 此,我希望这些人能够以“剑是活人之剑”为基石,作为修炼剑道的依据。而千万不要误认剑道的本质,否则“剑”就不能说是光国的器具了。

我站在道场之时,时常与馆员齐唱馆训,而自问“何谓是剑?”,且煞费苦心的要将这信条浸透于馆员的内心。另一方面,感到多年来所培养的剑道信条,使自己藉以指导后人,内心上也感到荣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32:54
先贤之教 乙藤 春雄
剑道的历史悠远,有关的历史,已被古来许多的名人达士,无论在心、在技等两方面,均一无所留的阐述完毕。如今,我自然用不到像我这种无名的小卒,要留什么 佳言给后世了。不过为答谢剑道界看重的好意,我就写些年青时,松井松次郎老师教给我的一些事情,如能做为各位参考时的依据,我就感到非常的荣幸了。
松井老师常说:当你跟对方对峙时,就要具有“任何方向来的攻击都可以应付”的心态,并且自己也要怀有从任何地方攻上去的心理准备。我想,这就是在教我们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争一番正正当当的胜负。
渡边老师也教我,每次都要运用剑尖的锐气,打击对方出手的一刹那,以及对方后退的瞬间。但以我当时的程度是无法了解的。而至最近才懂得其中之一的道理。渡 边老师又教我说:“为了要请教老师,而站在老师面前时,要做到给那位老师摇手。”这话我虽懂,可是遗憾的就是不成器、不那么强。
此外,自己也有一些看法。其是否对错,还有赖先见、老师的匡正指教,就是望外的荣幸。那是当时,我所属的兵库县剑道联盟,在礼拜当天练习完后,讨论到议论 已久的“剑道本质”真正是什么!?那时我在会议席上说道:“应该打就打,不该打就不可以打,这就是剑道的本质。”当时此言论是否对错,只因我相信是对的而 日常努力行之。我知道剑道当然是要打击对方的心神。所以在日常的练习里,时常想要多打一支、二支,以证明自己的看法。实在是言之易而行之难矣。
因为受联盟会长的嘱托,不得不写一些我的感言,所以拉拉杂杂的写了以上这些言论,对于未曾执笔的我,恐怕力尽而意不及,望诸位老师多多包涵、见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39:05
心眼
小那 敏

执剑六十年。如今已是七十二岁的老人了。但天天仍然拿起竹剑练习,并感叹剑道的命数,竟能如此之长。所不幸的是:十几年前,视力开始衰退,而东京各著名的 眼科医生,又无法寻出衰退的原因何在。加以眼镜的调节亦不可能,对恢复视力的信心,逐告消失。现在,连面对面的人的容貌也无法看清了。只能从对方的动态, 声音去判断其人,故往往对很多人失了礼貌。

视力衰退之初,每当练习剑道时,对于那些速度快,连续攻击技巧又好的学生,我总是疲于应付。因此,有一天,我想起了,古代文献及口传中所记载的一件事。即有关心眼的说法。其言:见即以亲眼看,观以心看谓之心眼。

古昔剑圣时常提起感应杀气的事,有一次,柳生但马漫然的在庭院里欣赏樱数。那时,他的随身弟子心里想说:不管师父是何等的高手,利用他现在正松懈的时候偷 袭,必能一举成功。正这时候,柳生突然变了容,进了屋内,摇了摇头,似乎有什么疑难?那时,这位弟子问他:师父是出了什么啊?柳生回答说:刚才在庭院里感 到一股杀气,回头看,却什么也没有,或许是自己心太乱了吧!于是弟子将刚才在庭院里的举动对他说了。柳生乃恍然大悟说:“啊!是!就是那个!”

在现在的剑道界,到底能不能感应到这种杀气呢?我但愿相信是能够。如今,我的眼睛模糊得连对方的形影,以及对方的剑的动作都看不清楚了。但经过一段心神的 苦练,我已经能瞧出对方的身体、步法、以及剑的摆动。我凭借的不是视力,在我看来,这就是所谓的心之眼吧!现在我已不输相对的高段者,已不给学生的快剑打 到了。

(O KO RI)起头、出头起动、(SURI A GE)(擦或拨上)、应而还之等技巧、功力与患眼疾之前辈无多大差别。有言词道:剑是心也。所以我想剑的修炼在于心,若能把持心,则修行就容易多了。
所幸,因我肉体至为健康,我想以剑道为我心友,当我的心柱活下至死。以上述些我的体验,来供给各位参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42:52
剑道与我 川上 德藏
我进入广岛炮兵营当兵的是昭和五年的一月。所有的预备军官都要在早晓起床,奉命拨水汲水去照顾马匹,但由因我是剑道四段,是队中的剑道师范,所以被视为特种人物,免当这种工作。
昭和六年奉职在大阪丰中高中,因此剑道的地位极高。该校每年排出将近二百名的有段者,而在每项大会取胜。所以各报道界都大为宣扬名胜远播海外。终于与骚名一时的希特勒亲卫队有过亲善交欢。
昭和十九年,以小队长的身份参加菲律宾吕宋岛作战。众人周知这是一场与饥饿的作战。大部分的士兵都倒于营养失调加患风湿病,发至高烧而饿死。一些仅有力气 的人才爬来爬去找蛇、青蛙、蜗牛、蝌蚪、杂草等能吃的都找来维持生命。我想我能在这个活地狱捡到一条命,相信不是由依剑道所培养出来的精神力以外的任何东 西。前日有位横井者自关岛奇迹性的生还,听这消息使我回想当年,对横井先生表示他对生命的执着和执念深深的敬意。
战后退伍回到故乡岛根时,教育制度已被麦帅的指令而一变,我被推选为新制中学(国中)的校长。当我当校长的急务就是由借用小学校舍的一部分的寄往生活进而 建设新校舍的独立生活。在战败直后的混乱和物资不足的事态中要建一个新校舍是至难的事,是一件各校长共同头痛的大事。可是我明明有贵人相助。因为不但乡、 村的大部分的头等人物都属于退伍军人,并且“这次的校长听说是剑道七段的名仕”等话传播出去。而备受这种声望,到处我所赴任的地方必定建有校舍和体育馆, 因此也有了剑道部(社)。六班级教职员十三人的校长,最后能成为二十五班级持有教职员六十名的大家庭的校长,我深感都是修炼剑道所赐的礼物。昭和二十三年 先驱于全国在出云大社结成岛根县剑道联盟就任第一代会长,受到县教育委员会再三的注意,如今也是一种可令人怀念的回忆。
在校长职务的十五年中,我的脑海常不离剑道事,特有再度上京修养的意愿,今已达成而至到现在。因此又有风声认为我是否疯了,我想这是有理的。迩来十二年,PL学园剑道部生长在春风化雨中,另一方面我个人也成为范士八段。
所写的是回顾与剑道共同走过来的人生路。我相信剑道是诚实之道也与人类的福利和世界和平有关联。我希望能贡献我的余生在剑道界给社会和人类,因此我希望能留意着健康而长命以达此心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悦 发表于 2012-4-12 15:43:17
剑之心 木村 笃太郎
我开始学剑道是中学时代。在七高(大学预科、三专程度,第一高等学校)时,是师事于北辰一刀流的小林定行老师,大学时代是木下寿德、中山博道及宝藏院流的枪的高手、山里忠笃诸位老师,现在也每朝继续练习居合,可是可惜得很因为剑之道极为高又深到今还不能体会到剑之心。
自古以来就有剑禅如一的说法,而我相信剑与禅有共通的地方。
前日有山冈庄八先生(日本著名的小说家)的作品《春的坡道》,被编剧后表演在电视。在柳生石舟齐的临终的场面里,石舟齐向他的儿子宗矩问:“我从幼小唯命 是剑一直到现在,最近才慢慢的了解剑之心。那是长言短说就是‘舍剑’,那么你呢?你要丢什么?”宗矩对这回答说:“我要弃己。”听了这答,石舟齐点头笑 了。
然而剑士舍剑,把剑放弃了,一见之下好像很矛盾,但是不然,其真意就是说,剑不可随便拔,不拔剑而制敌。
即是以我心制敌心才是剑的最高乘。
又“舍己”就是切断所有的自私偏执。原来人是极为自己本位的,所以就产生迷惑才易为敌人所乘。
舍剑弃我的这个石舟齐父子的问答,我想是一种FICTION(虚构),但是诚如能做参考。
在西乡南洲翁的遗训有“命也不要、名也不要、官位、钱也不要的人,这种人最难处”与这有一脉相通。
泽庵禅师所给宗矩的不动智神妙录是越读越有味道,教示多多的读物,其中特别是“不拘一所”(所住不定)的教训,我相信不但是剑道家连对一般人都极有参考价值的。
其意即是说,概括终局要自由放心不可执迷于任何事物。
人往往会执迷于事物的,所以就被束缚而产生破绽,假如能放心自由让其往来自如,就能够应付任何变化。
总之,剑道的修炼即通于人格修炼。但是这个修炼并不那么简单,用我一辈子能否到达此道甚为疑问,但是但愿能做一天算一天,尽量努力。
“走又走、走不尽的原野日已暮,今日又是向着夕阳走”这就是我现在的心境。
最后,去年底在全剑连设置一个理想委员会,目前就剑道的理念,指导理念等进行讨论和研究。我对剑道的理念以往就有我个人的思考,现提供来做参考。
剑道是什么,是由剑技的磨练来养成旺盛的气力和强健的体力,同时尊礼节重信义保秩序,相共和睦以期贡献给人类的和平和繁荣为目的。
(全日本剑道联盟会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 023--68631081
  • 公司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奥体中心9号门三楼